联想纪录式微电影

2018-11-09 03:09:50


联想记录式微电影《十八岁的天空》

真水无香,能够打动人的,往往是最简单,真挚的情感。恰如满汉全席的美味,不敌妈妈亲手做的鸡蛋挂面让人伤怀。

曾经一位表演大师说,表演的最高境界,是忘记自己在表演。而同样,金庸笔下的张三丰教授太极拳的时候问张无忌:“你还记得多少?”张无忌说:“全忘了。”张三丰满意地点头:“可以了!”所谓忘记技巧去拍摄,就是让摄影师以最直接的方式记录下最真实的情感,而不刻意使用技巧。下面,笔者将从《十八岁的天空》的创作过程聊谈忘记技巧去拍摄。


联想纪录式微电影《十八岁天空》——记录匆匆那些年联想纪录式微电影《十八岁天空》——记录匆匆那些年

故事开始于珠海一个平凡的早晨,一群十八岁少年开始了联想培训之路,本该充满阳光的年级,却显得忧心忡忡。整个故事没有跌宕起伏的剧情设计,没有华丽绚烂的特效包装,平铺直述的从开班第一周记录到第十五周,性格冲动不能自制的黄清,胆小不够自信的梁咏琳,还有微笑自信的周伟华,三个性格特征鲜明的学员,从最初的那个脆弱的自己在联想班中不断进步,最后无一例外,每个学员都向“胡哥”致谢。

剧情就到这里,与其说是微电影,不如说是记录式的微电影,就像奶咖,明明是咖啡,却加入了牛奶,浓浓的奶香没有夺走咖啡的香味,反而让口感变得更加丝滑。同样,没有曲折的剧情设计,没有多余的拍摄技巧,真水无香,用最简单的笔法轻轻勾勒出故事的始末,从一开头便可以看到结果,却用最朴实的孩子们最本真的笑容感动了所有人。


联想纪录式微电影《十八岁天空》——记录匆匆那些年联想纪录式微电影《十八岁天空》——记录匆匆那些年

自2011年,《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》上映以后,成长类题材的影片占据着市场的半壁江山,一股追忆狂潮也在每一个人的心里翻江倒海,为什么人们那么喜欢这类题材的电影?那是因为我们在看电影的同时,自然而然地将我们自己置身于电影情节当中,并扮演着主要的角色,因为我们总能在男女主角身上看到自己当年的影子,所以在这个时候,我们看到的就不仅仅是电影本身而是我们自己了。同样,这次《十八岁的天空》中的少男少女们,也同样能够唤起人们深处的记忆。没有爱情的渲染,一个个彷徨,无助,自闭的少年挣扎在青春深处,为梦想努力的自我改造,他们不是大明星,不是伟人,他们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,是路人甲,是生活在现实的你我他。然而,就是这样的少年,才具有感人的特质。


联想纪录式微电影《十八岁天空》——记录匆匆那些年联想纪录式微电影《十八岁天空》——记录匆匆那些年

确定了这个方向以后,我们并没有赶制拍摄计划和拍摄方案,因为我们的拍摄对象是一群毫无演技的学生,他们几乎没什么演技可言,很多拍摄技巧在他们身上显得无从使出。鉴于这种情况,我们大胆地做出一个决定,不写拍摄计划,不写拍摄方案,想到哪拍到哪,白天拍晚上想,走记录式微电影的路线。生活中每一个人都是王家卫!拍摄《十八岁的天空》最大的难度就是如何把故事中人物的情感在不受摄像机的影响下,最纯真的展现出来,尤其是你面对的是一群从未有过拍摄经验的学生,面对摄像机,他们的羞涩会让情感的显现大打折扣。所以,在拍摄之前,我们决定用现场实拍的方法记录,人的情感是很难用文字表达出来的,就拿《十八岁的天空》中毕业的那场戏来说,胡哥哭着拥抱在场的每一个人,那动情的画面就是用再动人的词语也难以代替,情感是内心的对白,是心灵的交流。所以当你在看到那些画面的时候,你心里肯定会有很多感触,那场景多么熟悉,在曾经的某些日子里,我们也曾上演过。

用拍摄纪录片的方法拍摄微电影,这个方法的确很不错,只是拍摄完成后,片子的压力就集中到了后期人员身上,直到看到成片后,我们大家才算是松了一口气,总算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。

写到这,天也快亮了,想必路边阿姨的煎饼果子也该做好了,又是一个新的一天,Hi-morning!